央廣網北京4月8日消息(記者柴華)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作為一樁中國證券市場罕見的內幕交易“窩案”,天威視訊內幕交易案從案發之初到今年年初的庭審,一直都是備受關註。這起案件無論是移送公安機關的人數,還是移交行政處罰委的人數,都創下了歷史之最,有30多人牽涉其中,15人接受行政處罰。
  前不久,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在例行通氣會上通報了天威視訊股票內幕交易案。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牽涉其中?讓這宗並不高明的內幕交易案引發了更多的關註。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內幕消息把這麼多人拉下了水?案件背後,國企改革過程與上市公司“內幕交易”“信息披露”等等的交錯,又會給我們這些普通的投資者以怎樣的警示呢?
  如果不看涉案人數,這隻是一宗普普通通的內幕交易案,最早由交易所發現異常交易,辦案人員層層抽絲剝繭,揭開非法交易的利益鏈條。負責本案的證監會稽查總隊相關調查人員表示,這是一起典型的“國企重組”過程中的內幕交易案,卻也因為這種典型,導致了內幕信息傳遞鏈條的紛繁複雜。
  證監會稽查總隊相關調查人員:本案中最大的難題就是被收購方的人員安置分流跟身份轉換。他原來有好多是事業編製,他進到上市公司就要轉成企業編製。他們到底進不進上市公司,不進上市公司會去哪兒安置,安置在什麼地方?所以這個是這次重組方案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也繞不開。正是因為存在這一客觀因素,致使內幕知情人的範圍不可避免地擴大。
  國企改革過程中,人員安置的問題幾乎家家都有。傳聞滿天飛的企業工作環境里,研究方案的、負責落實安置的、以及被談話安置的人多多少少都會知道個大概,這一點都不奇怪。不過,因為上市公司“天威視訊”的加入,這個問題就來了。2012年4月5日,深圳市天威視訊股份有限公司發佈公告,擬通過向深圳廣電集團等特定對象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深圳市天寶廣播電視網絡公司、深圳市天隆廣播電視網絡公司兩項資產。上市公司不比普通企業,任何可能影響股價波動的消息都有披露、解釋、信息保護等等的責任和義務。恰恰是因為這其中的空子被人鑽了,才鬧出這麼大的事情。在此前的證監會新聞通氣會上,證監會新聞發言人介紹了案件的大致情況。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時任深圳市委宣傳部副巡視員倪鶴琴是該資產重組工作的主要協調者和參與者,其涉嫌利用本人及司機的證券賬戶內幕交易“天威視訊”股票,買入金額182萬元,同時涉嫌向其親屬泄露內幕信息,親屬買入金額達3168萬元。深圳天寶公司總經理馮方明作為內幕信息知情人,涉嫌向其配偶、親屬、司機等泄露內幕信息,該等人員涉嫌內幕交易,金額較大。倪鶴琴、馮方明等15人的行為涉嫌構成《刑法》第一百八十條規定的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
  本案的涉案的人員中,倪某是重組工作的主要參與者且有一定的法律專業背景,張某是證券從業人員,非常熟悉證券業務,如果說他們的交易屬於知法犯法,那麼還有一些比如那些被安置人員,他們的行為則更多屬於“想撿小便宜,雖違法而不自知”的情節。證監會相關部門負責人認為,天威視訊案件折射出的是改革過程中各方主體內幕信息保護意識的缺乏。
  負責人:一是本次重組的具體領導和組織者法制觀念不強,防控措施缺失是導致本次窩案的最主要的原因。第二是市場的相關主體,特別是上市公司的各級各類主管部門及相關人員對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相關內幕信息的保密意識還比較淡薄,守法意識有待進一步提高。第三個就是,我覺得《證券法》的普法宣傳教育工作力度還要大。在本案中,確實有明知違法但心存僥幸的投機分子,也確實有法律觀念淡漠,稀里糊塗違法的。
  隨著近幾年監管手段的科技化程度提高,證監會對相關監管部門查處內幕交易違法行為的力度不斷加大,原本那種“得個內幕賺大錢”的傳統想法也在被打破。天威視訊案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儘管利用內幕消息購買股票的人員眾多,但天威視訊被髮現異常交易之後,股價就出現大跌,至今也沒有回到當時重組公告發出前的水平,所謂的獲利自然也就無從談起。
  相關調查人員:復牌之前我們進的場,復牌以後走勢他肯定受到調查影響。我們這一調查吧,市場的人士都比較謹慎,這股價也走不起來。
  據瞭解,本案初查不到兩個月,立案現場調查半個月,證監會首次採用了多地分支機構聯動的調查模式,調查了深圳、北京、上海、寧波等地的47家證券營業部的66個證券賬戶,調閱了38家銀行網點的205個銀行賬戶,核實了327名內幕信息知情人以及近親屬買賣股票的情況。換句話說,那些以為自己拿著內幕信息無人知曉的芸芸投機者們,必定在監管部門的系統里留下蛛絲馬跡。而對於上市公司來說,保護投資者利益,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可能需要更多的內部管理體系設置。至於有人提出,重組程序一啟動,上市公司就應該停牌的問題,證監會稽查總隊相關調查人員表示,國企改革因為各種歷史遺留問題,可能需要經歷漫長和反覆的過程,何時停牌本身也是一個悖論。
  調查人員:理論上來說,一要搞就停牌,但實際中確實很難操作。你比如說搞重組,重大的,特別就是像咱們說這個案例來講,因為他涉及到人財物,涉及到和方方面面的關係,確定的科學的停牌點是很難的。尤其是國企,他審批吧,它有一個政府決策的東西,政府決策的過程也和一般私企民企不一樣。你像民營企業,他老闆一個人腦子裡有想法了,他決定了誰都不告訴這個事就可以幹了。但是你像國企,本身決策就複雜一些,它重組的對象又包括人員身份的問題,這是咱們國內一個特有的問題。你不能說一個企業誰也不告訴,就把他收到上市公司來講,做不到。  (原標題:國企重組內幕交易頻發 揭天威視訊窩案如何釀成)
創作者介紹

foxy

xr86xrto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